-

"轟!"

藍中帶金的劍氣,具備著斬滅一切的威勢,朝著古擎天墜落的位置衝去。

對於誅界一劍,隨著對姬星源那道劍訣的領悟。強度比起之前隻會更高。

麵對這一劍,正在急速下墜的古擎天臉色一變,感受到了危險,雙臂張開。

這一個時刻,他額頭上的極道之印閃爍光芒。

那道神秘的法則再次被他運轉!

而這一次,方羽通過大道之眼。直接放慢了速度,更加清楚地捕捉到了這道法則的出現!

"果然是一道生命法則……至少是以生命法則作為基礎。再加改良的法則。"方羽眼神閃爍。

"砰隆……"

下一秒,誅界一劍直接斬在古擎天的身軀上。

爆響聲中,古擎天的身軀在狂暴的劍氣當中化作飛灰,當空湮滅!

但隻要那道法則施展出來,這一擊對他而言就是無效的。

誅界一劍本身就是用來斬滅法則的,可古擎天運轉的那道法則卻一閃而逝就能發揮出作用。

這樣一來。就算誅界一劍斬出,也無法將其真正轟殺,更無法真正接觸到那道法則。

"要以誅界之劍來將那道法則斬滅的話,那就需要想辦法讓那道法則停留,將其鎖定。"方羽眯起眼睛,心想道,"隻要能將那道法則鎖定一段時間,再用誅界一劍將其斬滅……這樣也是一種辦法,但具體要怎麼樣纔是能實現呢?"

這個時候,古擎天的身軀再次於方羽的麵前顯現。

他盯著方羽。麵容愈發猙獰。

在他的身軀表層,仍然覆蓋著一層淡淡的晶瑩光芒。

這意味著。他之前加持的星王霸體仍然存在。

不得不說,這道霸體的確很強。

相比起穹頂仙甲這種外在的仙器,星王霸體本身就具備吞噬力量的能力。

隻不過,很顯然……在方羽開啟三層形態的極致力量的麵前,星王霸體已經到達了極限。

古擎天無法依靠這道霸體在肉身上與方羽抗衡。

"古擎天,我說了很多次。在肉身這方麵,你無論如何都占不到便宜。"方羽說道。"我建議你還是想想彆的辦法吧。"

"方羽……我再說最後一次,我們之間的交戰隻會兩敗俱傷!以你目前掌握的實力,我承認我要將你殺死,需要付出相當的代價!而對於如今的我而言,這種代價是不可承受的!你要知道,我已經有領悟帝道的機會!"

"域上那些大族將我派回到蠻荒界來誅殺你,是一次陽謀!他們就是希望我們人族內鬥,讓我負傷,從而在成就帝道的路上遭到巨大的阻礙,甚至於讓我永遠失去這種可能性!"

"你這都看不明白麼!?方羽!"

見古擎天又開始了新一輪的'勸降'。方羽搖了搖頭,寒聲道:"你現在認為你自己是人族了?"

"我從來冇有摒棄過這個身份!"古擎天沉聲道。"再者,就算我不承認自己是人族,域上那些大族潛意識中,也會認為我是人族!"

"我怎麼想真的有那麼重要麼!?重要的是。你知道我會怎麼做!"

"方羽,很顯然。我纔是人族最大的希望!我知道你還在在意我當年做過的一些事情,但我已經說過。當時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無奈之舉!我冇有彆的選擇,要麼死。要麼殺死那些人來換取域上大族的信任!"

古擎天的語氣越來越激烈。

這實際上也意味著,古擎天已經感受到了壓力。

麵對方羽。他冇有辦法輕易取勝,甚至都不能取勝!

正因如此。古擎天纔會不厭其煩,三番兩次地說著他自以為是的歪理。

"好吧,古擎天,既然你一直拿當年冇得選擇來為自己開脫,那我就說說我的看法。"方羽麵無表情地說道,"我認為,你當年之所以會落到冇得選擇的地步,恰恰說明……你實力不夠,你不是合適的人選。"

"若你纔是人族的希望,當年的你就不會受迫做出那樣的選擇,這個道理你都還想不明白?"

"你做了我所知道最殘酷的事情,卻一直給自己正當的理由……真是讓我大開眼界。"

"他們不是我殺的!他們是自願赴死的!"古擎天怒吼道。

在話語之中,他雙臂張開。

"噌!"

方羽的眼前出現一道巨大的光幕。

光幕之中,接連顯現出一些記憶片段。

這些片段,與林霸天先前所看到的片段一模一樣。

就是泰運仙人,星洲道人,楚靈竹,姬星源這四人先後死去的場麵。

在畫麵當中,的確能夠看到這些人都是自願赴死,古擎天並未出手。

但是,對方羽來說,先不說這些記憶片段是否為真實……光是看古擎天的表現,他就不會因為這些畫麵而對其的行為產生任何改觀!

若這些畫麵為真,那麼方羽會對死去的四位前輩感到可惜。

因為他們居然真的聽信古擎天那些自私至極的話,自願赴死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