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青衣小童前腳剛剛離開,許橫湖和吞天虎,後腳就進入了山洞中。

“諸葛師姐!”

許橫湖見到了躺在石床上的諸葛冰,頓時歡呼一聲,連忙撲了過去。

隻是,諸葛冰此時雙眼緊閉,昏迷不醒。

“諸葛師姐,諸葛師姐,醒醒!”許橫湖搖了搖諸葛冰的身體,連連叫道。

“楚劍秋,你這狗賊,你敢動我,我要把你碎屍萬段!”

諸葛冰大叫一聲,睜開眼睛,醒了過來。

“諸葛師姐,你這是怎麼了?”許橫湖聽到諸葛冰的叫喚,頓時一臉納悶地問道。

諸葛師姐這是受到的刺激過大,精神錯亂了?

劫持她的人,分明是夏遠那雜碎,諸葛師姐怎麼反而對楚劍秋喊打喊殺的。

“許師妹,你怎麼來了?”

聽到許橫湖的話,諸葛冰這才反應過來,她看了一眼許橫湖,驚訝無比地問道。

“楚劍秋讓我和吞天虎來救你的!”許橫湖說道。

“楚劍秋!”諸葛冰一聽到這個名字,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,她看著許橫湖問道,“楚劍秋那狗賊呢,他在哪裡?”

“喂,你這娘們,你說話客氣一點,俺老大好心好意讓俺和許橫湖過來救你,你卻張口閉口就罵俺老大,俺說你這娘們究竟還有冇有良心!”吞天虎此時忍不住了,它瞪著諸葛冰,惱火無比地說道。

“就那道貌岸然的衣冠禽獸,他還好心好意!”諸葛冰聞言,頓時咬牙切齒地說道。

“諸葛師姐,你這是怎麼了,你是不是對楚劍秋有什麼誤會?這次的確是楚劍秋讓我們來救你的!”許橫湖一臉納悶地說道。

她很不明白,為何諸葛冰一下子對楚劍秋產生這麼大的恨意。

“這狗賊,人前一副模樣,人後一副模樣,表裡不一的偽君子,看起來衣冠楚楚,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衣冠禽獸!”諸葛冰咬牙切齒地說道。看書溂

“我說諸葛師姐,你是不是腦子被打壞了,怎麼忽然就這麼胡言亂語起來了。楚劍秋哪裡得罪你了,怎麼你對他的恨意就這麼大!”許橫湖皺了皺眉頭說道。

她對諸葛冰雖然尊敬,但見到此時諸葛冰不分青紅皂白地罵楚劍秋,她心中頓時也不樂意了。

“算了,不說他了!”諸葛冰擺了擺手,冷著臉說道。

這件事情對她來說,著實有點難以啟齒,而且,她也不想此事被鬨得人儘皆知,所以,對於這件事情,她並不願多說。

“對了,許師妹,你們是怎麼脫身的?是誰救了你們?”諸葛冰看著許橫湖問道。

她被夏遠偷襲重傷,道盟這邊,一下子失去了她和夏遠兩名頂尖高手,以周淩、虞石、百裡哲和許橫湖等人,可難以抗衡得了湛漠等一眾血魔宗武者佈置下來的血煞大陣。

如果不是有人相救的話,許橫湖等人斷然無法脫身。

“還能有誰,自然是楚劍秋救了我們!”許橫湖說道。

“楚劍秋?他,救了你們?”諸葛冰聞言,不由一怔,滿臉難以置信地問道,“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?楚劍秋,他有這麼強大的實力?”

“諸葛師姐,我早就已經跟你說了,楚劍秋的實力很強大的,隻不過你一直不信我說的話而已!”許橫湖有些冇好氣地說道。

說著,她把事情的經過,大致說了一遍。

聽完許橫湖所說的話,諸葛冰不由一陣沉默。

她著實冇有料到,看起來最弱的楚劍秋,到最後,發揮的作用,居然是最大的。

“諸葛師姐,要不是你一開始把楚劍秋給冰封住,也就不會發生後麵那些事情了,你也不至於被夏遠偷襲,被他劫持到這裡!”許橫湖看了一眼諸葛冰說道。

說實話,對於這次諸葛冰的很多做法,許橫湖的意見還是很大的。

以至於她對一向尊敬無比,視為偶像的諸葛冰,說起話來,都不太客氣了。

“許師妹,你們先出去一下,我想先靜一靜。”諸葛冰沉默了一會,看著許橫湖說道。

“好吧,不過,諸葛師姐先把這顆九轉覆命丹服下,治好你的傷勢再說!”許橫湖取出了一顆九階極品的九轉覆命丹,遞給諸葛冰說道。

諸葛冰也冇有拒絕,接過這顆九轉覆命丹服下。

在服下這顆九階極品的九轉覆命丹之後,她身上的傷勢,開始以難以想象的速度,在迅速恢複著。

隻是過了短短十數個呼吸的時間,她的傷勢,便已經徹底痊癒。

見到諸葛冰身上的傷勢恢複,許橫湖便和吞天虎走出了山洞,在外麵等著。

等許橫湖和吞天虎離開後,諸葛冰開始認認真真地檢查了一遍自己的身體。

一番檢查之下,諸葛冰發現,自己依然還是完璧之身,並冇有被楚劍秋給汙了清白,她這才鬆了口氣。

看來,估計是那狗賊見到許師妹來了,來不及對自己下手,這才使得自己的處子之身得以儲存。

至於許師妹說,那狗賊去追殺湛漠了,這估計是那狗賊故意弄出來的障眼法。

他明麵上去追殺湛漠,但半途卻折返,朝著自己這邊追了過來,比許師妹先一步追上了夏遠。

以那狗賊深藏不露的底蘊,要比許師妹提前一步追上夏遠,這並非是什麼難事。

畢竟,那狗賊都能夠一一己之力,破開血煞大陣,把湛漠等一眾血魔宗武者殺得七零八落,追上區區一個夏遠,那還不是輕輕鬆鬆。

而且,也隻有那狗賊的實力,纔會如此輕鬆地把夏遠給擊殺掉。

這狗賊,當真可恨,分明擁有如此強悍的實力,一路上,卻扮豬吃老虎,估計早就已經對自己目的不純,等的就是這麼一個機會了。

還好,這狗賊雖然好色,但卻還不算壞到根子上的人渣,對他自己的名聲,還有所顧忌,見到許師妹到來,便趕緊溜走了,否則,恐怕自己這次難逃毒手,清白不保。

雖然這狗賊這次救了大家,功勞不小,但他對自己的欺辱,也絕對不能就此算了,這一筆賬,遲早要找那狗賊要回來。

大神隨風漫步的混沌天帝訣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