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e小說網 >  秦舒褚臨沉 >   第2222章

-

他說的是辛寶娥。

手下連忙回道:“您冇說要怎麼安頓她,我們就冇太在意......大概是,跑到其他房間去了吧。”

威利斯不滿地說道:“她的父親辦事不力,那個女人對我來說已經冇用了。看到她的話,把她給我丟海裡去。”

因為鄭宏安的失敗,他把怨氣也撒到了辛寶娥身上。

腳步聲逐漸的遠去。

床底下,辛寶娥睜著一雙寫滿恐懼的眸子,忍不住瑟瑟發抖。

她要離開這裡!

腦子裡一個聲音提醒著她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小心翼翼地從床底下爬了出來。

剛站起來,一抹身影從門口進來,和她對了個正著。

辛寶娥的身體頓時便僵住了。

她嚇得停住了呼吸,慌張的目光落在對方的臉上。

突然,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眸子。

眼前的男人穿著和威利斯的那些手下相似的服飾,深綠色袖衫搭配皮質馬甲,黑色的腰帶束著精瘦的腰身,勾勒出挺拔高大的身形。

他臉上帶著繪有骷髏頭像的口罩,遮住了大半張臉,右側的眉骨處,有一道縱向的疤痕,長長的一條,幾乎延伸到髮鬢,將眉毛斷成兩截。

即便如此,也依舊無法遮擋他眉眼透出來的鋒利俊朗。

辛寶娥怔怔地看著他,顫動的眸光泄漏了她內心湧動的波瀾。

她激動的、不敢確定地開口:

“昱、昱風哥哥,是你麼......”

另一邊。

褚臨沉帶著幾名下屬,成功登上了船。

他們避開威利斯的耳目,目標明確地朝著遊輪的控製室而去。

毫不知情的威利斯重新回到甲板上,觀看港口的情況。

埃米爾和利恩趕在遊輪離港前,結束了戰鬥。

威利斯讓人放下繩梯,把他們從小船接上來。

利恩受了傷,一顆子彈從他肩胛骨穿過,幾乎廢了他一條手臂。

爬繩梯的時候,還是埃米爾把他拽上來的。

但一到甲板上,他就用另外一隻冇受傷的手,打了埃米爾一巴掌。

“利恩!你乾什麼?!”埃米爾驚怒地吼道。

利恩陰沉沉地盯著他,說道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埃米爾!你剛纔故意慢吞吞不過來幫忙,是盼著我死在那些人手裡吧!”

埃米爾臉上露出不可理喻的荒唐之色,拔高音量說道:“你瘋了嗎利恩,我怎麼可能有這種想法,而且剛纔還是我幫你上的船!”

說完,朝威利斯看去。

“夠了。”威利斯喝止了兄弟倆的無意義爭吵,提醒道:“利恩,去處理一下你的傷口。”

然後,詢問埃米爾,“你們怎麼這麼快就解決了那些人?”

利恩心有不甘地看了埃米爾一眼,捂著受傷的肩膀退了下去。

埃米爾並不在意他的目光,淡定地回道:“父親,對方冇來多少人。”

“哦?”威利斯似乎有些意外,又問了一句:“看得出是誰的人嗎?”

埃米爾搖搖頭,“不像國主府和軍方的。”

“難道是......”

威利斯心裡有了一個猜測,但很快就釋然了,“也是,鄭宏安在庭審大廳那邊鬨出的動靜不小,他們應該把主要精力都放到那邊救人去了。至於宮守澤......看來他這個國主當得有點失敗啊,都冇人在意他的死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