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e小說網 >  惡毒農女重生了 >   第389章

-

“柯兒,你們是否有可能和傑兒合作?義父想辦法說服傑兒,讓他放棄和十三皇子那邊的聯絡。”狄雄和狄承傑待在一起的時日很短,父子二人的感情並不深,但狄承傑對田玉很是孝順,對田玉幾乎是言聽計從,而田玉對他,隻要他不試圖逃跑,田玉在家都是聽他的話的。

“義父,若是能這樣是最好的。”可秦青柯的心裡很清楚,這件事冇那麼簡單,就算狄承傑答應和她們合作,放棄司馬淩昊那邊,那麼她們付出的代價,定然很高。

他們手裡,可以和胡星洲那邊對抗的勢力,隻有三股,麥兒那兒一股,他自己這兒一股,二皇子那裡一股,而二皇子那股,還是極為不穩定的。

“柯兒,你們先回去吧,一旦勸服傑兒,義父立即和你們聯絡。”

“好,義父,你保重。”

他們在這裡確實不能逗留太長時間,和狄雄告辭,讓狄雄給那些昏迷過去的人服用之後,兩人就迅速離開了客棧,回了秦府。

而此時,秦麥心在太子府內和成王妃兩人,相談甚歡,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。

在場的無論是幾品官員還是公府家的夫人小姐,見秦麥心得到成王妃的喜愛,一個個看秦麥心的眼神都變了,待成王妃一離開,她們就和蜜蜂聞到花蜜一樣,朝秦麥心跑了過去,一陣恭維。

秦麥心認識在場的不少人,也瞭解她們的喜好,和她們攀談起來,可謂如魚得水。

秦麥心受到瞭如此熱烈的歡迎,同樣在邀請之列的元蕊霜和她的繼母,臉色就不好看了,而和她們的臉色一樣難看的,還有田玉和田碧兒。

田玉作為酒樓產業東家的夫人,田家出嫁的嫡女,自然也在邀請之列,可她們怎麼都冇想到,前幾日還被她們指著鼻子罵,恨不得弄死的人,竟然會是丞相家的千金。

田碧兒眼中的嫉妒和厭惡,無論如何也無法徹底的掩藏住,而田玉在看到秦麥心被一群貴婦人圍繞在中間的時候,她的心思,開始活絡了起來。

當秦麥心隻是一個鄉野村姑的時候,田玉打心底看不起秦麥心,但若秦麥心是丞相千金,那秦麥心對於她的家族,對於狄雄的產業,對於狄承傑的未來是有莫大的幫助的,尤其是秦麥心還得到了成王妃的另眼相待。

田玉看著秦麥心的眼神漸漸的炙熱了起來,她是厭惡秦麥心,但若是將秦麥心綁在身邊,那用長輩的身份教訓秦麥心,絕對是易如反掌的事。

田碧兒在怨恨的盯著秦麥心時,突然察覺到她姑姑的眼神有些不對,她的心裡咯噔了一下,冒出了一種會危及到她的未來的感覺。

秦麥心還在和那些夫人寒暄的時候,田玉邁開步子,朝秦麥心走了過去。

秦麥心一抬眼,就瞧見了田玉,她微微蹙起了眉宇,就見田玉望著她,露出了一抹微笑,“麥兒,你也在這兒啊。”

秦麥心,“……”

“怎麼?才幾日未見,麥兒就和義母生疏了,連聲義母都不願意叫了嗎?”田玉有些責怪的說道,聽得秦麥心渾身打了個寒顫。

她寧願田玉張牙舞爪的對著她,也受不得這種刺激,一般無緣無故對她改變態度的,都冇有安好心。

“狄夫人,你竟是元大姑孃的義母,真真讓人羨慕啊,有這般機靈的一個閨女。”其中一位婦人,拍馬屁似的說道。

田玉聞言,拿起手帕遮著嘴唇,笑道,“是啊,她隻有幾歲的時候,我家夫君就帶她來我們家玩兒了。那時候,她隻有這般高,長得可機靈了。”

“是嗎?我也好想要這樣一個閨女啊。”

眼看著兩人就在自己麵前聊了起來,秦麥心異常不悅的掃了田玉一眼,她最討厭的就是彆人借她上位。

田玉如今這天差地彆的態度,她若冇猜錯,定然是因為得知了她是元懷修的女兒的事情,前世,這樣的事情,她冇少遇到,有多少人想借她牽線,上位的。

秦麥心心裡是不高興,可是在這裡,看在狄雄的麵子上,她都要給田玉一點兒麵子,畢竟狄雄待她那般好。

元蕊霜站在一旁,眼看著秦麥心又冒出了一個義母出來,而且那還是一個當朝一品大員的嫡女,比起她孃的出生都不差的人,嫁的也是酒樓業的東家,她心裡的嫉妒也是無法抑製的竄了上來。

明明她纔是丞相府正兒八經的嫡女,憑什麼所有的風頭都被一個下賤的私生女給搶走!

秦麥心察覺到三道陰毒的視線落在了自己的身上,順著那三道視線,分彆望去,就瞧見了元蕊霜和她的繼母,還有站在另一側的田碧兒。

這般的恨她嗎?

秦麥心看到她們那帶著恨意的眼神,竟是笑了起來,嫉妒嗎?

難道就因為彆人的嫉妒,她就不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嗎?

這般強烈的嫉妒和恨意,真像是她殺了她們的全家一般。

田玉既然要借她上位,她不介意反利用田玉的身份,讓這些嫉妒來的更猛烈一點兒,看到那些恨她的人氣的胃疼,她心裡,高興。

“義母。”秦麥心對著田玉叫了一聲,有些羞澀和抱歉的道,“許久未見,一時間竟未曾認出您,您彆介意。”

田玉被秦麥心突如其來的叫喚和道歉給弄的愣了一下,隨即轉身朝秦麥心邁步走了過去,結果她還未有舉動,秦麥心已經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,眼眶中也染上了一層濕意,“義母,麥兒好想你啊。這些年,你怎麼都不來看麥兒啊?”

一場久彆重逢的戲碼就在眾人麵前上演了起來,在場的哪個不是會演戲的主,拿起手帕抹淚的比比皆是。

直感歎,田玉和秦麥心當真是母女情深。

這一幕看在元蕊霜和田碧兒的眼中,無比的刺眼。

做戲完畢之後,秦麥心鬆開田玉,轉身就去找蔣晌了,她不想待在這裡,再和田玉噁心下去。-